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

夏夜宴鬥牛士懷傷別離與S


*這是寫給我最好的朋友的文章,放在這裡作為友情的紀念碑*

今晚,在新光三越樓下的鬥牛士餐廳和S吃了一頓惜別餐。S明天早上就要飛去美國了;繼續她的求學生涯;也開始她在異鄉的生活。而我,下月的下旬,也將飛往德國開始負笈客居的生活。這一別離,短則一二載,長則不知相聚何時了。


我和S的友誼一直是挺微妙的。大二那一年,我接近她的那時是不懷好意的;心中懷抱的其實是男女的情愫。但是S始終沒有理睬我。確切地說,我並不知道彼此間的友誼是什麼時後建立起來的;但是只有當雙方的相處只有簡單的關心和問候而沒有負擔的時後,才算是所謂的朋友吧。

一晃眼過去已經八年了。這期間,我一直是以貴人的角色出現在S的生活中。她有滿腹垃圾,我傾聽;報告來不及寫,我幫她打(要不是這樣,怎能練就我如今如此速度的快打呢?);考試之前沒唸書,我幫她做總整理。我知道她是如此善良而個性不夠堅強的人;所以身為她的朋友,我應該堅定的站在她身邊。

感謝S,在我痛風發作的時後,充當人肉拐杖,讓我拄著上下樓梯,以及送來香噴噴的便當。謝謝她,在我研究所失戀受到嚴重打擊的時後,陪我闖進山的肚子裡,迷路一整天。謝謝S送我的印表機……。最重要的,我感謝S對待朋友真誠的心;雖然她總是不善於表達情感。

明天她要飛走了;我也將如是。我深刻的感覺到老朋友忽然變的遙遠起來。送她到台北車站,進入剪票口,那一時間鼻頭居然緊緊的、酸酸的。對於她的遠行,我給予最誠至的祝福;下次再見面的時後,我們都會有好多精采的故事可以說。那怕間隔多久呢?真正的朋友,堅定的在這裡與妳相約!

2002/7/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