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

Pour toi


在回程的路上,小沈一邊開著車子,一邊開始耍寶;那個樣子多麼的開心,多麼像瑪利亞的天使阿;我看著他,一邊嘀咕了起來:妳這個樣子,有哪個男人敢要妳呢?小沈聽了這句話,呵呵大笑起來;那半顆門牙咧嘴大笑的開心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阿。

這是我出國負笈之後第三次回到台灣,久久見一次面的老朋友,而我們都28了(算起虛歲來,30了啦)。2005冬天的尾巴,我又回到德國繼續未完成的學業;而在春天來臨之前,小沈跟我說她有男朋友了,從一次盲目的約會中認識的;春天到了,小沈跟我說她要結婚了,小鬼在肚子裡也有一個月大了。春天的第一個星期剛過,小沈居然已經結婚了,正在籌備著稍後要舉行的喜宴。這一切的進行就像個霹靂一樣,沒有人來得及措手,小沈自己也來不及準備些什麼,那個幸福那麼巨大的、又無聲無息的,已經把她包圍了。

老朋友在遙遠的北國,春天溫差早晚二十度,來得及感冒卻來不及參加妳的婚禮和喜宴。老朋友沒有什麼特別的禮物給妳,只有和妳共同的記憶:我相信妳這一輩子再也難得有機會用一台小小的JOG載著像我這麼胖的傢伙上山下海(除非妳生個兒子將來跟我一樣胖;那我可樂了);在平交道前猜著下一班車是莒光自強還是電聯?生理學考試前一個晚上翻開課本在小店裡聊天說笑;看著妳用一輩子最大的努力考上師資班;看著妳莫名其妙出國唸書,一起品嚐異鄉遊子的甘苦;然後似乎現在,人生的轉戾點到了,分手揚鑣吧,我說,妳一定要幸福,不准讓我失望阿!而那個巨大的目標還在前方奔馳著,我只能加緊腳步追上,所以我們就在這裡走上不同的道路吧。

我是不是說過2061年左右要和老朋友們組一個老人團,一起去看哈雷彗星呢?那個時候,小沈應該變成老沈了。也許老沈需要孫子們的攙扶才走的動,也許那殘存的半顆門牙以經不再;可是別忘了來參加我的老人團,永遠記得把年輕的心帶著,我們要一起去看劃過天際的彗星。

2005/4/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