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

字戲(一)



文字有一種特別的魔力,或魅力。如同以薄紗罩面的美人,其秀氣,隱隱約約;其靈氣,隱隱約約;窺之而不可得;遠觀則心養難耐;驅前一探往往驚心動魄,久久不能自己。


而人對可理解事物的認知可分成許多不同層次;圖像的、聲音的以及文字符號。上段敘述乃針對著迷於文字符號者所言;倘使對只能接受圖像或是聲音美感的人,我所說的一切就全成了放屁;只因鐘鼎山林各有所好,個人所愛並無高下之別。

文字符號的神奇之處來自於暗示。不管在文章中所描繪的情境是白描也好,譬喻也好;當閱讀行為產生之時,暗示的作用也就產生了。

比方我說:這個人整天悠哉悠哉的。讀者讀到這句話,意識到的便是「這個人無所適事,很閑的樣子」。但是這樣解讀悠哉悠哉這句話,卻與它的原意正好相反。詩經的首篇「關雎」有言: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;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。讀到這句話,悠哉悠哉的意思馬上就不一樣了;原來它的意思是形容一個人心事重重的樣子呢。

暗示這件事,於是很清楚的與讀者腦袋中的知識經驗相關。生冷偏僻的字詞和讀者不會發生作用;淺顯通俗的字卻容易激發讀者感情的動蕩。

讀者讀的越多越廣,接受文字暗示的廣度也越大越容易。如同玩大風吹的遊戲,人越多越好玩;字詞兒學的多了,文字的遊戲也就正式登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