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

Die Taube,鴿子


「鴿子」是 Patrick Süskind 的一部短篇小說;小小的鴿子憾動了故事主角的心靈,而為人生帶來轉折。小小的鴿子,在德國,或是故事發生地點的巴黎,舉目可見;但是振動的翅膀眨巴的雙眼,有幾時可以觸動人心?

科隆南站(Köln süd Bahnhof)是我到實驗室的每日必經之地。冬天的時候,站台上除了包裹的厚厚的遊人嗉嗉的哆嗦和哈煙之外,沒有什麼熱鬧的。回到了春末及夏季,不知哪兒去過冬的車站常客回來了。是的,是一群鴿子;他們在月台上跑來跑去,小腦袋前前後後有節律的擺動;偶爾振翅從這個月台飛到那個月台,或是落腳在鐵軌上,火車來時睥睨的輕舞飛揚,遺落幾根羽毛。



別看鴿子如此輕鬆愜意;仔細瞧,總有兩三隻鴿子的腳是跛的;大部分的時間他們只能蹲踞著。其他正常的鴿子,他們大踏步在月台上;很小心的,找尋人類遺落的(或故意給的)麵包屑之類的食物。那鴿子如此小心的走近人們身旁,啄啄,安全了,在往前兩步,又啄啄。麵包屑也好,餅乾屑也好,鳥類是沒有敏銳味覺的,囫圇吞下肚以求生存吧。跛腳的鴿子可憐了,他們必須長期的忍耐飢餓,因為會被其他正常的鴿子驅趕,啄沒兩口就得驚慌逃走。但這驚慌,似乎是強凌弱的恐懼的展現;不論有無惡意的人類走近,亦非頑童的嬉鬧追趕,鴿子必定是驚慌的逃走。



是的,為了生存,鴿子們的確生活在恐懼之中。無法確定為了那一口食物,下一秒是否還活著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跛腳而成為同伴欺凌的對象。於鴿子而言,生存便是如此卑微了。看鴿子如此輕鬆愜意,卻能稱之為自由嗎?



而我看著月台上的鴿子,我知道他們是卑微生活的;因為無法信任周遭的環境,一如 Patrick Süskind 的「鴿子」裡的主角無法確信周遭的人事物一樣。小說中的主角初始選擇躲入自己的殼中生活;而月台上的鴿子藉著驚慌躲避以求安全。末了,小說的主角在午夜的一場大雷雨中驚醒;確定了「沒有他人我根本活不了」,而改變離群索居的想法,進而確信信賴自己而活,擁抱自己也擁抱別人,不再是躲在殼裡卑微的生活著。



在生活中努力著,掙扎著,害怕著,恐懼著,無法放手一搏,無法愛人;那始終都是卑微的阿—鴿子般的生活。如同基督教講「信、望、愛」,佛法說的「無憂亦無怖」;顯現出的是自由的生活,「人」的價值的體現;不再卑微的生活!或許你沒有宗教信仰,但應該要確信,那自由而無恐懼的生活,是值得人們共同努力以實現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