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

美食,懷鄉情


留學德國最讓人難以適應的是什麼事?就是調味極鹹,肉多菜少,麵包生冷;總而言之,就是難吃的德國食物啦!因為德國食物的不適口,台灣的食物,自然而然的深深勾引起台灣留學生的懷鄉情結和轆轆飢腸。想吃,又買不到怎麼辦?當然自己動手做啦!


在台灣,吃東西從來不是問題。不管你想吃什麼,也不管那是在凌晨四點或午夜十二點,幾乎都可以在外頭買的到。從來我也沒想過要自炊;但是來德國的第一年,迫於實際生活需要和我要活下去的勇氣,居然練就了半小時內搞定三菜一湯的廚藝,而且味道還很“台“;合胃口啦!

創造台式菜餚,也自然成了這邊的留學生的一大樂趣。最最簡單的如,水餃啦,煎餃啦,香菇雞啦;中級難度的如,炒飯啦,炒米粉啦,麻油雞啦;再困難一點的,如牛肉麵啦,肉圓啦,田不辣啦,烤鴨啦;只要想吃,再困難的材料大傢伙都會想辦法“變“出來。去國懷鄉,虛心實腹矣!

台灣美食之可口,種類之多樣,不經過這異域留學的考驗,從前我竟然沒有發覺!以往在台灣常喝的珍珠奶茶,在德國,它變得再也不平凡。海德堡有一家賣珍珠奶茶的小店,但是它貴的令人買不下手。於是當有同學從台灣帶來了珍珠,煮上一煮,加上紅茶和牛奶;阿!這異鄉的珍珠奶茶,無人能抗拒它的親切;甜甜的奶茶,加上滾圓有彈性的珍珠,這發源自台灣的特產,像徵台灣無所不包令人驚奇的文化意象(牛奶+茶+珍珠,這樣的神奇組合,除了台灣這塊土地得天獨厚的文化環境之外,又有哪個地方可以孕育出呢?);喝下它吧,熱熱的或冰冰的都很贊,別想太多了!畢竟熬煮珍珠不是一件易事,珍奶不是天天喝的到地,在德國這個缺乏味蕾的國度阿。

末了,我還是該說句公道話。來德國一年之後,舌頭和胃腸以漸漸適應德國菜,慢慢也發現德國好吃的東西在哪裡。好吃的,絕對不是名聞遐邇的香腸和豬腳;好吃的,是甜點和蛋糕之類的;但,唉,畢竟無法與法國的甜點蛋糕相比(我太苛求了。。)。好吧,也許德國人真的善於殺死食物 — 第一次奪去它們的生命,第二次奪去它們的美味。